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震动陈氏家族的天堂山古墓之谜(上)

[日期:2012-05-19] 来源:清远电视台  作者:佚名 [字体: ]

(电视纪录片解说词

[解码天堂山]:北江纪实之 <wbr>古墓之谜
  ■曾经留下过高峰足迹的天堂山“天湖”(照片提供:清远运动休闲网)

 

节目预告

人迹罕至的山顶上为何竖着清代华表?

长满荒草的坟头上蕴藏着怎样的秘密?

两位民间文化爱好者如何破解古墓疑云?

《古墓之谜》上集近期播出(正在播出),敬请关注。

 

主持人: 最近这两年,清新县的天堂山成了旅游热点,它之所以被人们所认识,除了秀丽的自然风光外,还与一个古墓有关。一段时间以来,这座古墓为天堂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更是引了很多好奇者的探秘……

(字幕)2001年重阳天堂山

 

主持人:这次是高峰第一次在山顶看日出,他和朋友陈文镜特地选择了这个风景优美的天堂山来迎接重阳节的太阳。天堂山海拔980多米,距离清远市区约50多公里。这里是清新县的最高峰,风景秀丽,景色宜人。不过,吸引高峰来到这里的不仅仅是风景的优美。

高  峰:陈文镜说这里有一个古墓,有很久的历史了,让我来研究一下。

主持人:陈文镜是这次登山活动的发起人,他的家乡就在山脚下的桂湖村,由于地处偏远,村里的经济比较落后。离开家乡多年的陈文镜有个心愿,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乡亲们早日脱贫致富。

陈文镜:想利用古墓为家乡吸引投资,看中高峰写作好,想让他代为宣传。    主持人:高峰是清新人,时任《清新报》特约记者、《清远文学》杂志采编部主任,除了写得一手好文章以外,还专注于清新地域文化的研究,这方面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听说要探究一个古墓,他立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旁  白:山顶上这个长满杂草的小土包就是陈文镜所说的古墓。

现  场: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又没有任何标志,看不出来。

主持人:如果这真是一座古墓的话,有多长的历史了呢?眼前这个没有任何标识的坟包让高峰有些为难,而陈文镜对这个古墓也只是略有所知。

陈文镜:村里传说是陈伯陶的父亲在这里烧炭,死后葬在这里。

现  场:挖一下看地下有没有什么发现。

旁  白:凭经验,高峰觉得墓前应有一些值得让他们作为参考的东西,或许是由于年代久远被泥土掩埋了。

旁  白:果然,一个石桌露了出来,上书“陈府拜桌”以及“光绪二十年秋重建”等字样。

主持人:这至少证明传说中墓主人的姓氏是对的,而且重建时间是在清朝。那么,当地人是根据什么把它与陈伯陶联系在一起的呢?

旁  白:墓穴对面几百米处竟然矗立着四根华表,每根高约3米,围绕着一个小池塘成对称排列,仿佛是4名威武的将士。

陈文镜:村里人把这四根华表叫“探花柱”,这个小塘叫“状元湖”。

主持人:这根华表上刻有清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年间的科举官衔及十二个陈姓人的名字。忽然,这个名字引起了高峰的注意。(陈伯陶名字特写)

同期声:你们的传说是不是根据这个名字得来的。

陈文镜:是啊,小时老人就说这是探花及第陈伯陶,中了探花后回来修的墓。 旁  白:高峰他们又来到对面的华表前。

现  场:高峰看读“光绪二十年重建”字样,推断出,华表应该是在一百多年前建造的。(华表前)重修古墓与建造华表都指向了同一个历史时期,高峰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

现  场:看来传说是对的,是陈伯陶的祖墓。

(隐黑)

[解码天堂山]:北江纪实之 <wbr>古墓之谜
  ■曾经留下过高峰足迹的天堂山第二个“天湖”。(照片提供:清远运动休闲网)

 

 

主持人:2001年11月17日,高峰在《清远日报》上发表了《天堂山上度重阳》一文,告知世人天堂山上发现了陈氏古墓。这篇文章引起了人们的兴趣与关注,一些人也开始来到这里登高揽胜或参观古墓。高峰并没有满足于这一初步的研究结果,现在他想知道的是墓主人是谁?

旁  白:这天,高峰来到清新县档案馆查找资料,这本民国版的《清远县志》上有没有关于陈伯陶的记载呢?虽然高峰把书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陈伯陶资料,但是,他还是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主持人:《清远县志》记载:南宋初年,宋进士、谏议大夫陈风台率陈氏后裔经南雄珠矶巷南下广东。不久陈风台病逝葬于天堂山顶。

旁  白:天堂山顶?墓主人也是姓陈?高峰觉得这不是巧合。

高  峰:我觉得答案已经很明确了,墓主人应该是陈风台。

旁  白:“南宋”这两个字给了高峰一个振奋的信息,古墓的历史比他想像中的要久远,足有八百多年。如今,别说在广东,就是在中国,这个年代的古墓也屈指可数,其文化和历史价值都将是不可估量的。

主持人:不过,此时高峰的困惑是大于兴奋的,因为接踵而来的是一连串的问题。首先,如果陈风台真是陈伯陶父亲的话,那么一百多年前重修墓地和华表的绝不会是陈伯陶;第二、如果陈风台与陈伯陶不是父子关系,又会是什么关系?第三,华表上明明刻着十二个人的名字,村民们为何只说是陈伯陶的祖墓呢?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吗?高峰心里很清楚,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将从一个方向开启,那就是查出陈风台与陈伯陶的关系,而族谱应该是最直接的方法。

旁  白:天堂山脚下有几个陈姓村庄,于是,高峰和陈文镜利用业余时间对这几个村庄进行走访。可是,一段时间过去,等待他们的却是失望。

高  峰:几个陈姓村庄的族谱在文革期间全部被烧毁了,就连天堂山的那座古墓和华表顶的石狮也是在那个时候被破坏的。

主持人:通过族谱来查找陈伯陶与陈风台的关系已经行不通了,而且在清远的文字资料里对陈伯陶记载几乎是一片空白,怎么办呢?

旁  白:几个月后,高峰和陈文镜再次来到天堂山顶,寄希望于找到可以揭示答案的线索。可是,这次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古墓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主持人:原来呀,见来天堂山旅游的人增多了,山脚下的村民为吸引游客,便对古墓进行了简单的维修。高峰仔细查看那块“陈府拜桌”,幸好,它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他小心地拨开周边的泥土,希望有新的发现。果然,他很快就有了收获,桌上真的出现了 “凤台” 两个字。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呢?

高  峰:墓主人的名字叫“风台”,“风”字与繁体的“凤”字外形差很远,所以应该不是人的名字。我又想,清远是“凤城”,这个“凤台”是不是跟清远这个“凤城”有关呢?

旁  白:在这个奇妙的山顶,必定还藏有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高峰与陈文镜扩大了查找范围,希望有新的发现。就在离古墓几十米远的草丛中,他们又发现了一样东西。

现  场:陈辉祖山界,以前都没看到过。

旁  白:从石碑的新旧程度来判断,这个地方在很早的时候曾经被人买了下来,主人的名字叫“陈辉”。那么,陈辉是谁?与这个古墓有关系吗?此时,高峰陷入了一片茫然,本来希望找到破解谜团的线索,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反而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

(隐黑)

[解码天堂山]:北江纪实之 <wbr>古墓之谜


■已经被高峰破解了密码的天堂山陈凤台墓前华表。(摄影/高峰)

 

 

主持人:说起广州的陈家祠,很多人都知道。它规模宏大、历史悠久,里面保存了很多关于陈氏家族的资料。为了进一步解开诸多疑点,高峰和陈文镜相约来到陈家祠。这个古老的祠堂会不会使高峰的研究打开一片亮光呢?

(字幕)2002年8月 广州陈氏书院

 

旁  白:书院的负责人崔惠华给他们拿来了一本书,这是定居香港的陈伯陶孙子撰写的《代代相传》一书,书中对陈伯陶的介绍是这样的:陈伯陶,1855年生于东莞凤涌,光绪十八年(1892年)考中进士,并以一甲第三名及第(探花)授翰林院编修,后来官至江宁提学使、署理江宁布政使,并见证了中英“拓展香港界址专条”的签署,这份条约成为新中国于1997年收回香港主权的主要原因之一,辛亥革命后,陈伯陶迁居香港九龙,潜心著述,著有《胜朝粤东遗民录》、《东莞县志》等,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文史资料。1930年,陈伯陶逝世。

主持人:这些重要的信息让高峰和陈文镜非常振奋,事情正向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就算以陈伯陶作为古墓文化的亮点,也一定能大大提高天堂山的知名度。现在,只要能查出陈风台与陈伯陶的关系,古墓之谜马上就可以解开了。然而,就在他们欣喜若狂的时候,书中的一幅照片把两人的心情拖到了谷底。

现  场:陈伯陶的父亲穿着朝服,应该是大官,传说中他是个在山里的烧炭人,这点不符。

主持人:这样一来,确定陈风台与陈伯陶的关系又变得遥遥无期了。此时,高峰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假如山上的华表真是陈伯陶所立,有一种关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很有可能就是陈风台的后人。

旁  白:高峰很快在书中找到了佐证。这张照片下面的注释说明,陈伯陶的故居位于当时的东莞县凤翀乡。

高  峰:凤翀是凤凰飞达的地方,我就联想到凤台两个字,就更确定了陈伯陶是陈风台的后人。

[解码天堂山]:北江纪实之 <wbr>古墓之谜


■由宋朝进士、谏议大夫陈凤台“护灵庙”演变而来的望军山仙庙。(摄影/高峰)

 

 

主持人:2002年10月12日,高峰在《清新报》上发表了散文《陈伯陶及其先祖与天堂山渊源探秘》。其后,他又三上天堂山,收集整理有关陈伯陶与天堂山的传说,先后发表了《神秘丛林:映衬千年客家风情》、《百年沧桑话桂湖》等多篇文章,使尘封多年而富传奇色彩的古墓得以揭开其神秘面纱,

高  峰:谈文章发表引发的效应(引发了省内外旅游开发商的投资热情,以及引起了两广陈凤台后裔的高度重视)

旁  白:在这些效应的促动下,2004年1月13日,天堂山环山公路正式开通,为桂湖地区的旅游开发带来巨大的契机。

主持人:高峰的研究成果能为清新县带来商机,这让他感到很高兴。可是,文章发表后不久,就不断有人打来电话,直接否认陈伯陶是陈风台的后代。是呵,此时的高峰也很清楚,自己在这方面的推断,还缺乏进一步的证据支撑。他该怎么办呢?

主持人:高峰又想到了陈家祠,1894年修建陈家祠,正好与天堂山重修古墓和树立华表是同一年,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他与陈文镜再次来到广州。在陈家祠的小广场上,高峰停下脚步驻足观看了很久,吸引他的不是栏杆上精美的雕刻工艺,而是那柱头上的石狮子。他发现,石狮子所用的石材与华表所用的石材都是麻石,颜色也大致相同。据资料记载,当年陈氏族人商议建造陈家祠时,刚好高中探花的陈伯陶也曾极力倡导。两年之后,陈家祠终于落成,天堂山古墓与华表也修葺建造完成,而这时也正是陈伯陶高中探花的第三年。高峰感到,这三点之间必然有着某种联系,自己离谜底又接近了一步。

旁  白:2004年3月19日,高峰和陈文镜邀请有关专家上天堂山对古墓及华表进行考察,专家们认定,两地所用石材完全相同。原来,陈氏族人在建造广州陈家祠过程中,同时对天堂山陈凤台墓进行了重修。1894年,陈家祠建成,陈伯陶与族人在天堂山举行了盛大的祭祖典礼。此后,甲午战争爆发,国家一度陷入兵荒马乱之中。天堂山陈风台墓因地处偏远而变得寂寞、荒芜,渐渐被后人淡忘。

主持人:就在高峰再一次坚信陈伯陶就是陈风台后人的时候,一本族谱的出现,彻底推翻了这一结论。

 

主持人:2004年的一天,陈文镜拿着一本从南雄珠矶巷复印回来的陈氏族谱找到高峰。研读后两人大吃一惊。根据族谱的记载,陈伯陶实际上是广州番禺陈凤翔的后裔,而陈凤翔与一个叫陈凤台的人是同属一个祖先的不同支系。难道,拜桌上的“凤台”二字指的就是陈凤台吗?如果真的如此,《清远县志》里的记载就是错误的了。到底以谁为准呢?陈凤台真正的后裔又在哪里?当年这块土地的主人陈辉与这个古墓有没有关系?更糟糕的是,天堂山的招商引资工作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投资商就是冲着清朝探花祖墓这块牌子来的,如果这个时候将此消息公之于众,招商计划就很有可能化为泡影。众多的矛盾和疑团一下子蜂拥而来。

陈文镜:脑子一片空白。但历史毕竟是历史,改变不了的,想放弃了,不查了。

旁  白:有道是,天道酬勤。就在高、陈二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一条简单的线索终将古墓所有的谜团解开。于是,正本清源的古墓震动了整个陈氏家族。

(隐黑)

 

(字幕)鸣谢

广州陈氏书院

清远市侨联

清新县文体广新局

清新县工商局

清新县禾云镇政府

 

主持人:陈伯陶到底是不是陈风台的后人?陈风台又是什么人?陈辉与古墓之间究竟有没有关系?高峰和陈文镜如何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正本清源的古墓对陈氏家族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如果大家对此感兴趣的话,敬请收看《古墓之谜》下集。

好,感谢收看,再会。

 

摄制单位:广东省清远电视台

编导:何晓红 陈战役

制片:梁伟志

 

视频链接:

陈氏宗亲网:(http://www.chens.org.cn/fengtai/show.aspx?id=145&cid=17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len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5-11-14 12:54:14
不用怀疑了,陈伯陶就是陈凤台的后人
热门评论
匿名 发表于 2015-11-14 12:54:14
不用怀疑了,陈伯陶就是陈凤台的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