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第 20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8-3-6 20:11:55
谟翁遗牒对陈瑚以上世系接续较乱不一定可信。
第 19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11-12 8:55:24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我在另篇评述第一句说:「我在「陈凤台研究」网看了几年,难说看过真正《谟翁遗牒》真本。」意思起码是说,它有「失真」之嫌。我的判断理由,也分别地说了。若要我完全否定它,那又未必,我也不敢。最中肯的讲法应是,「现时我们所能看到的各种版本均不是《谟翁遗牒》真本的原本稿全部原文。」基于它对陈凤台世系的前后世次太重要了。你的评述,应由「陈凤台研究委会」去回答。所以,我始终认为,是后人传抄、延伸、添加时出错漏。
虽然陈天璇宗亲虽说不敢否定《谟翁遗牒》,但以宗亲的角度分析《谟翁遗牒》可用的依据己经所剩无几了。只是自己不说而尔。
第 18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5-15 7:04:03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我在另篇评述第一句说:「我在「陈凤台研究」网看了几年,难说看过真正《谟翁遗牒》真本。」意思起码是说,它有「失真」之嫌。我的判断理由,也分别地说了。若要我完全否定它,那又未必,我也不敢。最中肯的讲法应是,「现时我们所能看到的各种版本均不是《谟翁遗牒》真本的原本稿全部原文。」基于它对陈凤台世系的前后世次太重要了。你的评述,应由「陈凤台研究委会」去回答。所以,我始终认为,是后人传抄、延伸、添加时出错漏。
用陶瓷古董打个比方,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因谟翁是宋人,就相当于宋代陶瓷古董,用的是明代工艺。宗亲不妨细究。
第 17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5-10 2:29:10
回复 匿名 的评论
现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并非陈谟本人所作。
我在另篇评述第一句说:「我在「陈凤台研究」网看了几年,难说看过真正《谟翁遗牒》真本。」意思起码是说,它有「失真」之嫌。我的判断理由,也分别地说了。若要我完全否定它,那又未必,我也不敢。最中肯的讲法应是,「现时我们所能看到的各种版本均不是《谟翁遗牒》真本的原本稿全部原文。」基于它对陈凤台世系的前后世次太重要了。你的评述,应由「陈凤台研究委会」去回答。所以,我始终认为,是后人传抄、延伸、添加时出错漏。
第 16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5-5 15:48:11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让我坚持三点我的拙文评述:一、陈瑚若是陈洪进的儿子或孙,不会参与宋太祖征荆南战役。除非不是。二、陈瑚若「仕于建隆」,儿子不会「仕于嘉佑」,这等于说:父亲一百年前当官,儿子一百年后当官,不合常理,非关名臣与否。三、陈瑚的官衔怎称呼另议,因为没有发现正史文献载过。有旁系族谱称,陈瑚儿子陈烈与陈宗迁香山卜居,这等于挑战陈文并非我族入粤始祖及陈凤台与祖先迁入迁出珠几巷连串叙述失实,谁正谁误,宗亲自行判断。
现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并非陈谟本人所作。
第 15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4-18 23:18:02
我是说「与常理不合」。若众多宗亲认为,《谟祖遗牒》所述陈瑚宋建隆时做官及九个儿子皆宋嘉佑时做官,虽彼此距百年,亦有可能属实。那么,我所能想到是,真是「空前绝后」、「为辩而辩」而已;否则他们应已列入「旷世之奇」,族谱史书亦早「大书特书」,又何必你我在这里为「寻找依据」而多言。我是习史之人,这已超越我的 「正常讨论」范围。我的参与也就「言尽于此」。曾闻「子百岁,父百岁」传奇,愿陈瑚父子如此,大家开心!
第 14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4-18 15:38:03
回复 陈天璇 的评论
让我坚持三点我的拙文评述:一、陈瑚若是陈洪进的儿子或孙,不会参与宋太祖征荆南战役。除非不是。二、陈瑚若「仕于建隆」,儿子不会「仕于嘉佑」,这等于说:父亲一百年前当官,儿子一百年后当官,不合常理,非关名臣与否。三、陈瑚的官衔怎称呼另议,因为没有发现正史文献载过。有旁系族谱称,陈瑚儿子陈烈与陈宗迁香山卜居,这等于挑战陈文并非我族入粤始祖及陈凤台与祖先迁入迁出珠几巷连串叙述失实,谁正谁误,宗亲自行判断。
假如陈瑚二十多岁仕建隆,他的儿子完全可以仕嘉佑
第 13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4-17 23:37:07
让我坚持三点我的拙文评述:一、陈瑚若是陈洪进的儿子或孙,不会参与宋太祖征荆南战役。除非不是。二、陈瑚若「仕于建隆」,儿子不会「仕于嘉佑」,这等于说:父亲一百年前当官,儿子一百年后当官,不合常理,非关名臣与否。三、陈瑚的官衔怎称呼另议,因为没有发现正史文献载过。有旁系族谱称,陈瑚儿子陈烈与陈宗迁香山卜居,这等于挑战陈文并非我族入粤始祖及陈凤台与祖先迁入迁出珠几巷连串叙述失实,谁正谁误,宗亲自行判断。
第 12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4-17 18:16:59
嘉祐总共对8年,九兄弟,长兄与九弟起码的年龄相二三十岁,能够成为名臣是要盖棺才能定论,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不会认为九子皆仕嘉祐为名臣是可能的,只不过是族人自我感觉良好而已。
第 11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4-17 1:44:00
如陳瑚是陳烈之父,"征荊南"是沒有可能的...或者尋找陳烈父祖輩,是否能找出點蛛絲馬跡...除陳烈,陳宗之外,其他八子有否留有文字可查
第 10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4-14 21:15:26
鲁迅《坟论“他妈的!”》:
“身分也高了,家谱也修了,还要寻一个始祖,不是名儒便是名臣。”
第 9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4-4-14 9:07:06
其实《谟祖遺牒》存在不合理的是陈瑚九子仕嘉佑(1056—1063)为名臣,所谓各臣即有名的贤臣。《文选袁宏<三国名臣序赞>》唐吕延济题注:“名臣,谓有贤才,立功业,垂名於后代者也。”
第 8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4-14 8:56:56
它至多是第七子陈宗(待求証)入粤的依据。但我们现时其实对「陈瑚」的存在与否尚未能作实,遑论其他。就提出这几点,大家商榷。
第 7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4-14 8:56:33
若陈烈时已迁香山,陈文岂是我族入粤始祖,那他又于何地何时迁南雄珠几巷?其父陈兆在何当官犯错?同时所列下传缺少「圭」那一代。又,依序文:陈凤台竟源自香山?又凤台七子生于何地?因此尽管陈瑚职衔更长,只列衔,无佐証,也难说实。讲陈瑚的事两头有漏洞。序文抄录旧谱,错处也多。如,实公传五世生「日登、日跃」,日字本「曰(叫做)」之意。又,序文「孙生余」,旧谱「逊生余」,都是明显抄错。
第 6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4-14 8:55:53
我终于看到了《陈氏族谱》那篇「中山南朗镇茶园陈氏族谱序」全文。再三拜读之余,在此提出商榷。它犯了同样的传抄谬误。试举其三:一、「洪进公传二十二世生瑚」,错!宋建隆时,瑚(既仕建隆),但洪进同期在漳泉称雄。二、既瑚在建隆为官,又说其十(非九)子在嘉佑为官,错!皆因两个时期相隔百年。三、说瑚第三子烈与第七子宗(有些《谟祖遗牒》无此名号)于「北宋由闽抵粤,乐香山之风土人情,因卜居焉」,至少部份错!
  • 1/2
  • 1
  • 2
  • »
热门评论
匿名 发表于 2014-5-15 7:04:03
用陶瓷古董打个比方,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因谟翁是宋人,就相当于宋代陶瓷古董,用的是明代工艺。宗亲不妨细究。
匿名 发表于 2014-4-14 9:07:06
其实《谟祖遺牒》存在不合理的是陈瑚九子仕嘉佑(1056—1063)为名臣,所谓各臣即有名的贤臣。《文选袁宏<三国名臣序赞>》唐吕延济题注:“名臣,谓有贤才,立功业,垂名於后代者也。”
匿名 发表于 2014-4-12 14:05:50
现时对陈瑚官职记载比较详细的是陈瑚第七子陈宗族裔,该族裔在清乾隆二十一年修的陈氏族谱序中记载 :“瑚仕于建隆间为尚书礼部郎 集贤院学士端文殿大学士屡授金紫光大夫”
匿名 发表于 2014-4-12 14:23:14
陈瑚第七子陈宗后代的族谱序中有“陈瑚仕建隆迁福建龙溪”的记载,没有“征荆南”的记载。
匿名 发表于 2014-11-12 8:55:24
虽然陈天璇宗亲虽说不敢否定《谟翁遗牒》,但以宗亲的角度分析《谟翁遗牒》可用的依据己经所剩无几了。只是自己不说而尔。
匿名 发表于 2014-5-5 15:48:11
现所能见到的《谟翁遗牒》并非陈谟本人所作。
匿名 发表于 2014-4-14 21:15:26
鲁迅《坟论“他妈的!”》:
“身分也高了,家谱也修了,还要寻一个始祖,不是名儒便是名臣。”
匿名 发表于 2014-4-17 18:16:59
嘉祐总共对8年,九兄弟,长兄与九弟起码的年龄相二三十岁,能够成为名臣是要盖棺才能定论,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不会认为九子皆仕嘉祐为名臣是可能的,只不过是族人自我感觉良好而已。
匿名 发表于 2014-4-18 15:38:03
假如陈瑚二十多岁仕建隆,他的儿子完全可以仕嘉佑
陈天璇 发表于 2014-4-18 23:18:02
我是说「与常理不合」。若众多宗亲认为,《谟祖遗牒》所述陈瑚宋建隆时做官及九个儿子皆宋嘉佑时做官,虽彼此距百年,亦有可能属实。那么,我所能想到是,真是「空前绝后」、「为辩而辩」而已;否则他们应已列入「旷世之奇」,族谱史书亦早「大书特书」,又何必你我在这里为「寻找依据」而多言。我是习史之人,这已超越我的 「正常讨论」范围。我的参与也就「言尽于此」。曾闻「子百岁,父百岁」传奇,愿陈瑚父子如此,大家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