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第 36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9-4-24 13:14:42
北宋庆历三年(1043年),范仲淹参政“庆历新政”,应天府书院升为南京(今商丘)国子监学,与东京(今开封)、西京(今洛阳)的国子监并列为北宋最高学府。
第 35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9-4-24 13:20:09
国子监直讲:宋代也置,增至十人,须年四十及进士九经出身,先试讲然后就职,二人共讲一经。见宋代孙逢吉《职官分纪二十一�直讲》。《宋史�职官五�国子监》。
第 34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9-4-17 2:34:47
我对于「福州」什么时候有「国子监」不清不楚,也没作过研究,因此不便置评。也不以此为据说事。另外,我也没有在这篇文说我们现时读到的「谟翁遗牒」是真版本。我只以陈洪进(这历史人物生卒年914-985) 来推算说,陈瑚不可能是他的儿子,但不排除是他后辈。北宋仁宗嘉佑(1056-1063)年号用了八年,嘉佑壬寅,是1062年;套入陈烈那段陈述,也无不可。我是依据闰祖后人所说下延六代之说连接。而非五代时人。
第 33 楼
表情 .陈天璇 发表于 2019-4-17 3:04:03
顺带一问:北宋时有「国子监」吗?遗牒只说“烈隐福建州府(或曰「烈隐福州」),征国子监直讲,不至”,这可以是烈在北宋仁宗时曾被征任「国子监直讲」,也应该是北宋的国子监。是否中国大朝代都曾设立国子监(相当于最高学府旧称吧?)若这样,就与闽国无关,因为闽国已亡。另外,对「南雄州府」的考究,应该与这问题无关,因为陈烈、陈瑚这些祖先还依然在福建龙溪一带,到后辈陈文才迁粤,可否这样解读?
第 32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9-4-17 8:57:20
回复 匿名 的评论
南雄五代时为南汉军事要地,南汉政权因其“雄踞边陲,护国安邦”而于此设雄州,设立时间还要早于北雄州(今河北雄县),北宋时为与河北雄州区分改称南雄州。元朝时,南雄州升为南雄路,明初改路为南雄府,是明朝广东十府中面积最小的府,仅辖附郭保昌县及始兴两县。清初袭明制,嘉庆十二年(1807年)降为南雄直隶州直属于广东省,同时省保昌入州,南雄直隶州仅辖始兴一县。1811年,南雄州又升为府,但第二年复降为直隶州。
也就是说南雄称为南雄府的时间是1368年—1807年这段时间,因为《谟翁遗牒》有明确的南雄府的地名记栽,因此可考证巜谟翁遗牒》的形成时间应该是在1368-1807年之间,到不了宋代,所以不可能是宋代陈谟所写。
第 31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9-4-9 15:50:05
南雄五代时为南汉军事要地,南汉政权因其“雄踞边陲,护国安邦”而于此设雄州,设立时间还要早于北雄州(今河北雄县),北宋时为与河北雄州区分改称南雄州。元朝时,南雄州升为南雄路,明初改路为南雄府,是明朝广东十府中面积最小的府,仅辖附郭保昌县及始兴两县。清初袭明制,嘉庆十二年(1807年)降为南雄直隶州直属于广东省,同时省保昌入州,南雄直隶州仅辖始兴一县。1811年,南雄州又升为府,但第二年复降为直隶州。
第 30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9-4-2 21:37:44
回复 匿名 的评论
「陈洪进」是「吾祖」不应肯定,因为遗牒中有记载"烈隐福州徵国子监,直讲不至,".查宋史北宋国子监设在河南洛阳和开封.福州的国子监只是存在于闽国立国后设福州为国都.如果这事成立,陈瑚九子皆为宋臣偏离正史.这样陈瑚「参与」假道荆南征伐潭州可信.只是遗牒在几个时间点上与正史有出入.所以陈洪进为吾祖疑点重重.
遗牒中有记载"烈隐福州徵国子监,直讲不至,".福州的国子监只是存在于闽国(909年-945年)即陈瑚的儿子烈在五代十国之一的闽国隐福州国子监直讲不至.这样陈瑚的年代有据可查.这样变成九子皆为宋臣存疑.陈洪进与陈瑚的关系存疑.陈天璇先生所要取舍的点显然欠妥.
第 29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8-4-12 6:24:10
从两地名证明遗牒是明以后的作品,一个是南雄府,一个是潮州府,因这两府都是在(明)洪武元年由路改府设置,由此可以判断文中的遗牒是出自明朝以后陈谟后人的作品。
第 28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8-4-6 21:16:21
回复 匿名 的评论
陈洪进在谟翁遗牒中角色应是认祖。族谱讲究的是上延下续,这是修谱为都有上延常用的方法。历史上明朝时福建十八陈也试过一致认祖。
讲的很对!从陈洪进往上溯都是历史人物是从历史书上抄来的。
第 27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8-3-15 17:31:41
陈洪进在谟翁遗牒中角色应是认祖。族谱讲究的是上延下续,这是修谱为都有上延常用的方法。历史上明朝时福建十八陈也试过一致认祖。
第 26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8-3-4 17:03:04
「陈洪进」是「吾祖」不应肯定,因为遗牒中有记载"烈隐福州徵国子监,直讲不至,".查宋史北宋国子监设在河南洛阳和开封.福州的国子监只是存在于闽国立国后设福州为国都.如果这事成立,陈瑚九子皆为宋臣偏离正史.这样陈瑚「参与」假道荆南征伐潭州可信.只是遗牒在几个时间点上与正史有出入.所以陈洪进为吾祖疑点重重.
第 25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7-1-10 13:16:34
回复 匿名 的评论
“最为可信的《谟翁遗谍》在冲泮
游客 04-26 17:57 宗亲留言
� � 欲看可信的《谟翁遗谍》,请找台山冲泮陈氏后人。谟翁自南雄珠玑巷南迁,“遂至广之古冈德行里而寓焉”,这里的古冈德行里即今之台山冲泮村一带也。谟翁祖子孙后裔一直有族谱续传于后世,从未间断,世系连续清楚。妄加惴测,武断评议,对祖先大不敬也。

� � (本人是谟祖第二十六代裔孙,是华南师范大学退休教师,现居台城)‘’
陈凤台研究会应该将冲泮陈氏的真的《谟翁遗牒》在网上公布。
第 24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7-1-6 7:24:29
“最为可信的《谟翁遗谍》在冲泮
游客 04-26 17:57 宗亲留言
� � 欲看可信的《谟翁遗谍》,请找台山冲泮陈氏后人。谟翁自南雄珠玑巷南迁,“遂至广之古冈德行里而寓焉”,这里的古冈德行里即今之台山冲泮村一带也。谟翁祖子孙后裔一直有族谱续传于后世,从未间断,世系连续清楚。妄加惴测,武断评议,对祖先大不敬也。

� � (本人是谟祖第二十六代裔孙,是华南师范大学退休教师,现居台城)‘’
第 23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7-1-4 8:02:03
这两个版本的《遗牒》对抚夷事件描述是不一样的,仁牒是指三兄陈瑛因抚夷不行...,另一牒是陈凤台因抚夷不行...。
第 22 楼
表情 匿名 发表于 2016-7-19 20:17:24
这篇《仁翁遗牒》「造假」明显,比如这篇《仁翁遗牒》中仁翁曰:"予产于南雄府保昌县珠玑里沙水村九眼井珠玑巷 时南宋孝宗 乾道九年生予也"是不是与《谟翁遗牒》中的谟翁生年一样吗?是最明显的造假版本.
  • 1/3
  • 1
  • 2
  • 3
  • »
热门评论
匿名 发表于 2014-4-9 12:46:02
从《始祖伯谟翁遗牒》分析:陈谟也不清楚陈瑚之前的世系,否则不会出现陈洪进传十二代或二十二代的表述,这不能赖后人传抄之误.《遗牒》中在迁徙地上讲的很清楚陈瑚就不是福建人,依据是在《遗牒》中有"以致谪官, 迁福建龙溪."及"予之祖瑚生汉隆烈绎 ,迁福建, 徙南雄.盖九世矣."如果陈瑚是福建人为何又要用"迁福建"的表述迁徙地呢,是不是有违常理呢?
匿名 发表于 2016-7-19 20:17:24
这篇《仁翁遗牒》「造假」明显,比如这篇《仁翁遗牒》中仁翁曰:"予产于南雄府保昌县珠玑里沙水村九眼井珠玑巷 时南宋孝宗 乾道九年生予也"是不是与《谟翁遗牒》中的谟翁生年一样吗?是最明显的造假版本.
匿名 发表于 2014-4-9 13:57:18
《始祖伯谟翁遗牒》主轴是用宗族的三个走难时间点来贯穿连接,否定任何一点都将断链:
1.陈瑚谪官,迁福建龙溪.
2.陈兆谪官,陈文徙广东南雄.
3.陈瑛因抚案外夷不行,将家属被贬,陈辉与七子更名隐于广之各处散属寓.
匿名 发表于 2015-7-4 23:27:17
陈天璇宗亲:“南雄走妃”是有记载的。在《宋史?贾似道列传》载:“理宗崩,度宗又其所立……八年,明堂礼成,祀景灵宫,天大雨,似道期帝雨止升辂,胡贵嫔之父(宋季三朝政要卷四记作胡贵嫔之兄)显祖为带御器械,请如开禧故事,却辂乘逍遥辇还宫,帝曰平章云云。显祖绐曰,平章已允乘逍遥辇矣。帝遂归。似道大怒曰:臣为大礼使,陛下举动不得预闻,乞罢政,即日出嘉会门。帝留之不得,乃罢显祖,涕泣出贵嫔为尼。始还。”
匿名 发表于 2014-10-25 14:11:09
说《谟翁遗牒》是陈谟写的,似乎少了一点依据.
匿名 发表于 2018-3-4 17:03:04
「陈洪进」是「吾祖」不应肯定,因为遗牒中有记载"烈隐福州徵国子监,直讲不至,".查宋史北宋国子监设在河南洛阳和开封.福州的国子监只是存在于闽国立国后设福州为国都.如果这事成立,陈瑚九子皆为宋臣偏离正史.这样陈瑚「参与」假道荆南征伐潭州可信.只是遗牒在几个时间点上与正史有出入.所以陈洪进为吾祖疑点重重.
匿名 发表于 2014-6-27 14:17:55
11楼的这位谟祖第廿六代孙宗亲,是否应将原汁原味的“谟翁遗牒”贴出来让宗亲们参详,不要鄙视任何不同的见解,清者自清。因现在在网上所能见到“谟翁遗牒”都是明以后的作品,不信可以探讨。
匿名 发表于 2014-6-27 14:34:36
对陈天璇宗亲的看法有异,“迁福建徙南雄”应该将整句话完整地分析,完整的是“迁福建,徒南雄,盖九世矣。”请不要将“盖九世矣”漏掉来看,它的作用是说明陈瑚就是本族的福建始迁祖。
匿名 发表于 2014-4-30 12:04:33
陈天旋宗亲您认为《谟翁遗牒》是陈谟写的吗?我认为不是,是后人写的,具体时间应是明代以后的后人写的。
匿名 发表于 2014-4-7 15:30:55
“瑚生长子汉二隆三烈四绎五旋六东七宗八襄九旭 皆仕嘉佑为名臣”既皆仕嘉祐为名臣,史料应该略有记载。特别是在福建这边的史料及科考资料比较齐全。好似没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