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谱牒摘录

陆丰大塘《卢氏谱牒》

时间:2011/11/13 21:23:21  作者:卢少蔚  来源:中华卢氏网  查看:4385  评论:0

《卢氏族谱序》
 

族之蕃而有房。如龙门之流必敷。扶桑之秀几由。溯太史而寻源。揽若华而求本。不有谱牒。谁知统系。粤稽我宗支派。肇自莆阳。莆阳故范阳。如金公之苗裔也。唐时建纛闽邦。爵封卫国公。今闽有将军大臣玉女仙人诸山遗址焉。其子孙始析而居莆阳。莆多望姓。卢氏角立鼎峙。繁衍其间。
而我始祖讳瑗号天潢。行一。二十七岁成进士。秩拜中散大夫。随宗高宗南渡。出守循州。遂卜居於陆安之石桥。
始祖妣冠夫人林氏。生四子。以次行。其长一傅失纪。惟孟仲季三房分支。启卤披荆。以著兹土。
始祖墓葬於三台起龙顶之下。今长老所傅。三台前。三台后。一块地。平如斗之谶。即其处也。於是支属洋酒。澎濞葳蕤。不下万指。
其仕有监场。省元。靖元。监察。司法。迪功。员外。给事。制干。节干。提属。提干。都巡。京兆。登士。上舍。宣教。宣抚。宣抚。宣慰。宣义。国录。学录。国谕。孔目。机学。机宜。致政。洗马。朝奉。承奉等。
项背相望。
而宗泰宁甫。道立性甫。同行兄弟。一时俱拜学士。
载诸南宋旧谱。年代绵远。脉望为灾。其名仕籍。有剥蚀灭漫不可考。而其存者。犹烨烨若此。澄飓熄炎。元尘闰位。我宗公差池其羽。
是用不饬。朱黻中衰。明兴。高皇廿七年。建卫所於始祖墓之阳。诏江夏侯襄。即花苇。系国师花云长子。伊弟京都司花茂。系花云次子。并到卫建城。苇先回复命。茂至功完报竣而回。
祖坟改葬系国师花苇。将我祖地迁兆小桥头。为今之乌龙坑。我子孙世世守之。
君(有四点底)蒿节事。无敢懈弛。所受大宗翻谱。有甲乙丙丁四大房。条委历历。如指上螺文可数。夫三房於宋。四房於明。
此於猿狙朝暮何异。得毋兵燹甫脱。流离荡析之余。世庙荒圮。谱系失序。*成人亦难於稽谋。
第兴子姓峥嵘趋义者。立房均赀。广置宗产。以无废俎豆。
而始祖曾孙天骝之后。如澄湖傅祖支派者。一房而羡出一房之金。是取部为甲乙。而差次丙丁。雁行至今不紊。蟠桓延(有虫字底)澳。表海为宗。逖历熙代。今日云雷满盈。宗谱复丁晦蚀之候。失此不修。其子孙必复有亡而不反。佚高曾之规。而弃先畴之亩者。而其中叶。云乃(有示字旁)彬彬。振青箱之业者。亦将兴晋代衣冠。同销沉於寒烟衰草之间。异日龙兴圣主。或转徵元臣世史。明经子弟。或召兰台令史。治历代世家言。又安所考引而求履乎。
从今证宋宗明。自南渡年谱。依孟仲季三房修。
自洪武年谱。依甲乙丙丁四房修。其后具区。其前具扬。
其三焕若。其四瑟若。其可无荒坠厥绪矣。昔狄公不冒认远祖。千古韪之。兹谱不远登子家。子笏。升之诸贤。而独推始祖所自出於卫公。诚不欲鬼(有草头)誉林。猎华圃。以是铅色家乘。徒勺(有王字旁)乐(有王字旁)杀青。耀人耳目也。
此兴垩鼻傅面。生气不属。无益於肤荣。适足为醋者耳。且也鸟(号字左旁)椹窃枝。牛念(有三点水)溷壑。非吾种者。
辟而除之。亦庶乎金柯不食於蟊蝗。玉璜不败於浊涔也。
而后乃今标正而润清。万澜千英争流竞秀。
方缀牒。而太史之泓如镜。若木之蕊如珠也。
於乎。尚亦毋忘其本之丰。源之阜也夫。

《卢氏族谱赞》
 

卢故望族。其先莆阳人。发祥卫公。肇基中散。冠盖人文。十产之盛。甲诸郡矣。
建炎洪武年谱。房分三。或更四。
详覆学纯君前序。
学纯君。予莫逆友也。其为人择地而蹈。
言语必信。曩遇余在行间。旦夕过从。
肝胆相许已久。
比辛卯春。
航海仝归。宿其家旬余。
促膝欷虚(有欠字右旁)。
时艰之下。乃出其族谱兴予视之。
支系条列井井。群宗公之髟(有须字底)眉若掀若动。
余不觉越席而言曰。
鸿儒硕抱之英。遭时则以业进其道。
轰轰烈烈。功勒旅常。名垂竹帛。苟非其遇。卷而怀之。或悲愤流连。或感慨兴歌。则一丘一壑。
犹欲以言而见其志。
矧家乘动关全宗。横天塞地。事至重乎。
阅代二十有一。阅年五百余纪。风雨晦明。逊志考叙。分其世数。
迭为次第。终而复始。此无他。繇罔极而广致。神明交之。
忾然如闻其声。愀然如见其人。著之言斯言矣。
著之象斯象矣。
一气薰蒸。较仰视榱桷。入庙思哀之念犹为真且挚也。
孝友因心。虽曰天性。然未必人人能而为之。
敢而为之。慈何幸得此於余友学纯君哉。聿念尔祖。昭垂来兹。是谱足不朽矣。

施於有政。是亦为政。敦睦九族。协和万邦。即所云烈烈轰轰。
旅常勒功。竹帛垂名者。又奚让焉。
石桥人土风淳。
卢姓多君子。余今日盖因其慈孝。
而知天将兴之。
祚胤永锡。厥後之昌炽蕃衍。固未艾也。
敬出弁言。以示於谱末。
一一一时岁次丙申。原礼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便宜行事。兼翰林院学士。詹事府正詹掌府事。经筵进讲。通家眷弟黄奇遇。顿首拜撰。

明兵部主事卢百炼《百炼卢公六十一寿序》百炼卢年翁。治毛氏诗。领袖士林。笙簧艺苑。以故凤逸龙蟠之士。越境而结交。知。扼腕间。谈及文章事业。无不志在千里。当其为弟子员。矫矫逸气。才乃大常。日月省试。诸有司咸审音而叹赏焉。未几。董公曰暹。来督粤东学。奇其文。遂称既廪。未几。
分守岭东道李公曰芬(有木字底)。来汛碣石。乍观许之为骅骝。再见题之为琬琰。其沿海计安便宜。皆欲决於卢生之策。不然萑苻贼艘。扬帆去来。畴建白以疏其治状乎。
香寇发难。石桥西北隅。雉堞圮毁。岌岌难支。翁则募乡勇。寝处其间。独当一面。东门外列屋环居者。悬疣附赘。每为贼犯。翁则出百镪以偿之。仍其地筑炮台。以扼盗冲。
郡司马晋安余公。豫章黄公。钦厥才学。交口推扬。进而器之。予在燕都闻之。窃喜著国名士。冀其歌鹿呜而来也。乃数奇未第。值大策岁进士。翁以明经廷试。授京秩至兵部主政。旋以荐疏治南安监军道。予亦晋秩大司马。荐书岁下。卒用迁去。翁亦白丞相去归其乡。以文章训後进。诫子孙。以疏广受二子为法。予舣舟锦江。每叹山灵海若。不肯呵护才人。及造其庐。流览於名宦乡贤之遗迹。未始不厚其储也。乃兴翁登高而远眺。见乎山之踊跃而出者。
翁曰是地大塘。古树数株。吾先人所手植也。某水某山。吾先人所钓游也。意欲卜筑杖履。逍遥其间。先生以为何如。予深许之。居无何。予以仆从东上。翁遂为昼锦之堂於此山之阳。今年秋。石桥亲友。谓天泉长日至。翁览揆初度。具列其状。乞言於予。予曰。翁之孝友。啧啧人口。无庸称述。其文章事业。予将以牖户绸缪者。
祝以邦家之基乎。曰然。将以羽仪王国者。祝以邦家之光乎。曰然。将以林下悬车。祝以德音不已乎。曰然。然予更有进焉。
六一居士。依然黑者未星星。则山河之日月偏长。非德音是茂之徵乎。绮筵坐花。常棣色笑。舞袖称觞。德星有耀。非保艾尔後之徵乎。予縻绊於兹。弗获躬亲跻堂。愿诸君子为予进一卮而祝之可乎。是为序。
一一时岁次壬辰原礼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便宜行事兼翰林院学士詹事府正詹掌府事经筵进讲通家眷弟黄奇遇顿首拜撰

标签:卢氏 
 版权所有 百姓源流网 陈氏宗亲网 Copyright@1997-2016  备案号:粤公网安备 44078402440806号 粤ICP备13083171号
Powered by OTCMS V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