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山市凌村陈氏历史文化研究会
联 系 人:陈积柱 联系电话:1343178663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探究 >> 内容

谈陈瑚「征荆南」的相关内容和推断

时间:2014/4/12 11:42:06 点击:

  核心提示:让我们从《谟祖遗牒》入手细读,无论现时所见任何一个版本,对陈瑚下延世系都基本相同。名号、世次,代代相承,环环互扣,直至陈凤台及他的七子。这暂时非大家要争议的。正如近日亦有宗亲指出,我族陈氏其间经历「三...

    让我们从《谟祖遗牒》入手细读,无论现时所见任何一个版本,对陈瑚下延世系都基本相同。名号、世次,代代相承,环环互扣,直至陈凤台及他的七子。这暂时非大家要争议的。正如近日亦有宗亲指出,我族陈氏其间经历「三次迁徙」,一迁福建龙溪,二迁广东南雄,三迁珠江各地。我想,这应是全篇最值得我们珍贵的宗族「链接」资料。有宗亲亦提问,那么,其他支系怎载,其他都没有呀!从「陈凤台及其七子这一族」,向上延,往下续,《谟祖遗牒》所说是仅有的启示。

 

    从时间跨度说,如果陈瑚曾经「仕宋建隆」这句叙述成立,那么就让我们从宋太祖建立宋朝开始,他的第一个年号是「建隆」(960-963),然后自那一段年代下延,至陈凤台及七子离南雄,姑且暂定南宋嘉定时期(1208-1224),前后大约264年,合计共传了代。又那以后,七子繁衍,各有各的世系。理应大家有此共识。暫且算是討論範圍。而《谟祖遗牒》是我們目前唯一可遵循線索。

 

    这乍看很完整,但还是有问题。譬如,三个「链接」,三次「谪迁」,存在未能解释的「历史背景」和「相关佐証」。具体地讲,现时在这九代的世次承传中,争议最大最多是陈瑚的「上延」与「下接」的「有关描述」是否吻合,包括「谪迁福建龙溪」,这是最先一个「链接」,涉及与「陈洪进」关系、「征荆南」的参与、及「陈瑚九子」的当官年代;其次,是「陈兆」的「谪迁」背景,与「陈文」的徙入广东南雄,这是第二「链接」,涉及「陈兆」犯什么错,在那任职,确认「陈文」是我族入粤一世祖;第三,是「陈凤台与七子」因「何种原因」于何时逃离南雄珠几巷,散寓珠江邻近各地。而促发这转变,可查証的事件,包括《遗牒》中所说的英祖「因差抚夷不行、现时宗亲倾向相信「陈辉上《缓金伐元疏》犯忌」、及过去流传的恐因「胡妃溺水」罹祸那段典故。以上三个「链接」三次「谪迁」都是这《遗牒》述及的我族「链接」与「他迁」的演译。

 

    围绕第一「链接」,我今撰此文主要是试图检証「陈瑚」的上延与下接的「可信」和「可能」的程度。我以四个问题着手(而又互为因果)推敲:一、陈瑚与陈洪进的承传关系;二、陈瑚参与「征荆南」的历史事件;三、陈瑚与九个儿子的生存时代;四、陈瑚「谪迁福建龙溪」的「合理性」。

 

一、陈瑚与陈洪进的承传关系:

 

    在现存《谟祖遗牒》中所载,陈瑚与陈洪进的承传关系有三种不同的讲法:一是「洪进生瑚」,二是「传十二代生瑚」,三是「传二十二代生瑚」。我想,「传十二代」、「传二十二代」都可以不必谈,因为显而易见,若那样,世次承传数目字「不合理」。暂当「传抄笔误」搁下。余下的探讨是,是否「父子关系」。陈洪进是正史历史人物,他的存在生卒年月可查。问题只是,陈瑚如何切入,关系才算合理。一、我们从正史知道陈洪进生卒年代,是914至985,享年七十一岁,是福建泉州人或仙游人,大半生是管治福建漳泉之地,五代末期一方之雄。945年起,先属「南唐」统辖;978年后才向「北宋」称臣。最后是官拜「武宁节度使」、同平章事。他在「闽国」(909-945)阶段仍未算是发迹。二、陈瑚,正史无任何的纪录,福建族谱亦无寻迹。只是《谟祖遗牒》中说,「仕宋建隆」(即是在960-963时在宋朝内做官),又说「因假道征荆南, 犹踵灭虞之策, 赍钱羁使相, 尤用封韩之谋...」这一段记述是《谟祖遗牒交代陈瑚因而「以致谪官, 迁福建龙溪。」的因由。这里陈谟连串用了三个「典故」:「假道灭虞」、「封韩之谋」、「赍钱羁使」。简单地讲,「假道灭虞」是指「春秋时期,晋献公要向虞国借路去攻打虢国,晋灭虢国,又灭虞国。」这里暗喻宋太祖以借口假道「荆南」(即南平、今湖北)去攻打潭州(今湖南),结果既吞南平,又取潭州是963年1-2月间事情。封韩之谋」,取意「先用之,后诛之;杜绝后世非议」(是以汉高祖封韩信,最后又杀韩信故事),好像映射高继冲或什么人的遭遇,总之,高继冲迎宋兵,降宋,被封官,迁河南,移居徐州,最后他于973年死去。无人责宋不是。最后,「赍钱羁使」,又是用了另一典故,流传于五代十国时,是南平国(924-963)本身的故事,其国王高从诲执政时,为取押解「赍钱」,常以留手段将途经荆南往返诸国的使节扣下来,人财两夺,被指称「高赖子」。高从诲死于948年,子高保融,孙高继冲,先后接位。宋太祖963年灭南平时,是高继冲当国王。)然而,从整体看,陈瑚在宋太祖当年假道征荆南这计划中「怎样参与如何惹祸」则没明确交代。模梭隐晦,似是亦非。正如,他被说成「是陈洪进儿子」,又被说成相隔「十二代」或「二十二代」才出生,同样取意「朦胧」引人「猜度」。接着,《谟祖遗牒》又说,「瑚生长子汉、二隆、三烈、四绎、五旋、六东、七宗、八襄、九旭, 皆仕嘉佑为名臣。」这里的年代是北宋第四位皇帝宋仁宗嘉佑1056-1063)时期,陈瑚九个儿子均在当官,并言且有名气。由963年至1063年,合计已是100年。若然陈瑚参与「征荆南」事,暂且不管他的角色成败,很难相信九子「皆仕嘉佑」。同时,「征荆南」这宗事,从宋朝那边看,是成功的!而且只用了两个月。此外,陈瑚父子两代人年岁相距实在太远了!所以,我只能猜,要么,陈瑚是「征荆南战事后许多年才出生」,要么甚至非「陈洪进儿子」。陈瑚若没「参与」963年那宗「灭虞之策」!又或「他之前不是福建人」,於是,我族自那以后才被「谪迁福建龙溪」(一如《谟祖遗牒》所述)。若真,他便「不会」是陈洪进儿子或者「后人」,因正史载,陈洪进是「漳泉」之雄,这是「无可抹杀」之实,又古时「龙溪」也就是「漳泉」,包括今时厦门等地。在正史福建众多族谱中,陈洪进的儿子叫陈文显与陈文颢,孙辈之中也无陈瑚。但进一步推度,若陈瑚当时是陈洪进「子」或「孙」,何用「谪迁福建龙溪」。这是一个「互为因果」结论。我曾说过,「陈瑚」是上延族谱世次的「盲点」,原因亦是在此,要么,讓我們大膽地把他「拉近」他的九个儿子时代,如此這般下接,就能扎实多了。这样,他仍然既可以是陈洪进「后人」,甚至(可以由於任職某地),間而移出移入福建,但不会「仕宋建隆」。这是有关《谟祖遗牒》中的内容「取舍」之一,也是最关键的我族上延第一个「链接」。

 

二、陈瑚参与「征荆南」的历史事件:

 

    让我扫描几段有关宋太祖「征荆南」历史的战事复述和与此相关故事演译。大家可以看出,它里面没有陈瑚可能参与的角色。主意是宋太祖先想到的,负责环节有好几名将臣。而且,前后时间短促,两三个月结束,在宋方面来说是成功的。

 

    以下,是古文中最简单的过程交代:請看附件1(取自宋朝古史編年片段)


Tags:陈瑚 
作者:陈天璇 来源:美国松石居书坊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凌村陈氏族谱(www.chens.org.cn)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鹤山市凌村陈氏历史文化研究会 陈氏宗亲网 主办 粤公网安备 44078402440806号 粤ICP备13083171号-1